4pxhk - 荊門地區權威新聞門户網站 主辦:荊門日報社
4pxhk | 設為4pxhk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4pxhk
您的位置:4pxhk > 荊門壹新聞 > 正文

誰的説辭可信 白紙黑字為證

一起身體權糾紛官司再審否定被侵害人防衞行為

  近日,省高級人民法院指令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已二審判決的一起身體權糾紛案進行再審,最終再審法官用3名當事人在警方的陳述(也就是筆錄)佐證了被侵害人事發時拿木樁打對方的行為,進而否定了被侵害人所稱自己的防衞行為,這也使得被侵害人要為自己被侵害所受損失承擔一半的責任。

筆錄為證

  案件回放:鄰居菜地界線糾紛引發傷人事件

  涉訴人分別為盧某(今年32歲,京山人,在武漢工作)、萬某(今年58歲,京山人),盧某父母與萬某系鄰居。

  時間回溯至2017年10月6日下午,盧某的母親與萬某因屋前兩家菜園地界發生爭議,協商未果。當日18時許,盧某母親將兩家菜園地界線協商未果一事告訴丈夫,盧某父親即到菜園地以萬某扎的菜園網柵欄越界為由,將網柵欄拆除。

  萬某到菜園地查看並與盧某父親發生爭吵。雙方爭鬥中,萬某拿起自家菜園地上的一把鐵鍬將盧某父親打傷,盧某及其母親聽到動靜後來到菜地,萬某的妻子、兒女等人也到現場,兩家人一起發生糾紛。

  盧某在拉父親的過程中被萬某用鐵鍬打傷腿。盧某受傷後,到京山市永興鎮衞生院治療4天,被診斷為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花去醫療費用286.14元。後於2017年10月10日轉入京山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診斷為右小腿血腫、軟組織挫傷、腰部損傷,行右小腿肌肉切開引流術,並於2017年10月30日出院,花去醫療費6982.96元。

  2017年10月28日,盧某購買枴杖一副,支出80元。

  2018年8月23日,京山一法醫司法鑑定所出具鑑定意見書,盧某的誤工期限為60天、護理期限為20天、營養期限為20天,以上均包括住院期間的期限。

  此外,盧某在武漢的月收入為6000元。

  兩級法院:雙方對身體權侵害均有過錯

  雙方為盧某身體權侵害一事鬧上法庭。

  京山市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公民健康權應受法律保護。萬某因瑣事與盧某的父親發生糾紛後,雙方均不能理智處理矛盾,通過正當渠道解決糾紛,而是相互打鬥且雙方家人均參與爭鬥,在拉扯中萬某將盧某的右小腿打傷。萬某應對盧某的損傷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對盧某要求萬某賠償醫療費、誤工費等合理的經濟損失應予支持。

  盧某參與爭鬥,對自身受傷存在一定的過錯,亦應承擔相應的責任。萬某辯稱其沒有與盧某發生肢體衝突,而事發現場僅萬某一人持鐵鍬與盧某及其父母發生爭鬥,故對萬某的辯稱意見不予採信。

  盧某主張精神損害賠償5000元,因其傷情較輕且自身存在過錯,不予支持。對營養費酌定按每天15元計算。一審確定盧某經濟損失為22878.63元〔醫療費7269.1元、住院伙食補助費1000元(20天×50元)、護理費1929.53元(20天×35214元÷365天)、誤工費1.2萬元(6000元×2個月)、營養費300元(20天×15元)、輔助器材支出80元、交通費300元〕,由萬某承擔70%的賠償責任即賠償1.6萬餘元,其餘損失由盧某自行負擔。

  一審判決後,萬某提起上訴,認為自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的解釋》第108條的規定,對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經審查並結合相關事實,確信待證事實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該事實存在。此案萬某對盧某腿部受傷沒有異議,萬某與盧某兩家發生糾紛過程中,只有萬某一人持有鐵鍬,結合盧某在公安機關的陳述及其母親在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陳述萬某用鐵鍬砍盧某及其父親的證詞,萬某用鐵鍬打傷盧某腿部已具有高度可能性,一審確認該事實並無不當。

  同時,二審根據2017年10月7日公安機關詢問盧某父親的筆錄,查明萬某與盧某父親相互毆打時,盧某用木樁打了萬某。

  二審認為,此案爭議焦點為一審確定責任比例是否適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6條第一款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同時,該法第26條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此案萬某用鐵鍬打傷盧某,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退一步講,即使盧某腿部之傷如萬某所説系被現場雜物(如竹樁)戳傷,也是因萬某與盧某及其父親相互毆打時,致盧某受傷,與萬某的行為亦存在因果關係,萬某也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盧某身為年輕人,在父親與鄰居萬某發生糾紛時,不僅不勸解,反而持木樁毆打萬某,使矛盾激化,對其自身損害也有過錯。根據雙方過錯大小,酌定雙方負同等責任。

  綜上,盧某經濟損失為2.2萬餘元,由萬某賠償50%,即1.1萬元,其餘損失由盧某自己承擔。

  再審認定:被侵害人木樁打人不屬防衞行為

  二審判決後,盧某不服向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請求法院改判萬某承擔全部責任,理由是他持木樁打萬某是防衞行為。省高院指令市中院再審。

  市中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再審查明的事實與二審認定的事實相同。

  再審中,盧某主張自己趕到現場時,萬某已用鐵鍬將父親打傷,他將父親拉開,兩人回家途中遭萬某用鐵鍬追打,不得已進行防衞,不應承擔責任。萬某對此予以否認。

  再審認為,雙方均認可當日萬某與盧某父親因菜地界線發生糾紛及打鬥後,盧某趕到現場,此時現場有盧某父子、萬某等3人。3人對盧某趕到後的行為在公安機關分別陳述如下:

  2017年10月7日盧某陳述:“我聽到吵鬧後,就來到菜園。這時,萬某家的兒子、萬某的老婆、女兒都來了,還有萬某的哥哥也來了,我拉住我父親要他走,這時,萬某的老婆用木棒打我……”

  2017年10月6日萬某陳述:“這時盧某來了,他拿了一根木棒朝我的背後打了一棒……”

  2017年12月14日萬某陳述:“一會兒盧某拿一根木棍過來朝我右肩膀打了一棒……”

  2017年10月7日盧某父親陳述:“我的兒子盧某聽到動靜就跑來菜園,拿菜園地上的木樁就朝萬某打了過去……”

  根據以上內容,盧某稱其趕到現場拉走父親,兩人在回家途中被萬某用鐵鍬追打的事實不能成立,盧某主張其行為是防衞行為亦不能成立。

  綜上,盧某再審請求不能成立。經合議庭評議,再審終審判決維持二審判決。(荊門晚報記者 秦文 通訊員 李胡兵)

責任編輯:李旭萍
關鍵詞: 糾紛 筆錄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版權聲明:
①4pxhk 獨家稿件聲明:該作品(文字、圖片、圖表及音視頻)僅供本網站使用,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本網站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②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且不用於商業用途,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他問題,請儘快與本網聯繫,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